【試管之家】 門戶 疑難問答 第三方輔助生殖 查看內容

【Q3 現狀】國內第三方輔助生殖現狀相關問題匯總

試小寶 2021-11-2 17:14 試管之家 查看: 127 評論: 0

摘要:   當前國內第三方輔助生殖市場的亂象有哪些?  通過體外受精的卵子在形成胚胎后,移植到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的子宮里,再由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替人完成懷胎和分娩的過程,就稱為第三方輔助生殖?! ∨c試管嬰兒等 ...

  當前國內第三方輔助生殖市場的亂象有哪些?


  通過體外受精的卵子在形成胚胎后,移植到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的子宮里,再由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替人完成懷胎和分娩的過程,就稱為第三方輔助生殖。

  與試管嬰兒等人類輔助生殖技術不同,第三方輔助生殖的實質就是“借腹生子”,而在我國,第三方輔助生殖是一種非法行為,嚴格禁止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從事第三方輔助生殖。

  面對龐大的市場需求刺激,第三方輔助生殖轉入了深不見底的地下市場,各種私人的第三方輔助生殖中介機構不斷滋生和繁盛。

  當前,國內的第三方輔助生殖不僅形成了一條完整的黑色產業鏈,而且缺少法律和市場的監管,各種騙局盛行。


  第三方輔助生殖機構肆意泛濫

  根據不完全統計,當前國內的第三方輔助生殖中介機構數量多達400家,其中絕大多數隱藏在“地下交易”的灰色地帶。

  在第三方輔助生殖中介的安排下,花費數十萬元就可以避開當前各部門相關規定,從取精取卵和胚胎移植,到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懷胎和生產一手包辦,甚至還可以選擇孩子的性別與國籍。

  由于第三方輔助生殖機構的泛濫,第三方輔助生殖行業呈現出了高度產業化的特征,形成了一條從委托方、第三方輔助生殖中介、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到實施第三方輔助生殖技術的醫務人員或診所、第三方輔助生殖的藥品器械提供者、媒介發布宣傳者的黑色產業鏈。

  在這條產業鏈上,中國每年通過商業第三方輔助生殖誕生的嬰兒數量超過一萬個。


  高昂費用成為牟利工具

  第三方輔助生殖的具體價格根據不同檔次定價,從40萬到100萬以上分門別類。

  據中介客服介紹,第三方輔助生殖基本費用約為45萬元,而包生男孩的第三方輔助生殖要篩選染色體,因而定價120萬元,更有甚者可以安排第三方輔助生殖者飛往國外取精取卵,找美籍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生產,從而獲得美國國籍嬰兒,費用高達180萬元。

  在令人咂舌的高價第三方輔助生殖費用背后,是盆滿缽滿的利潤收益。單項第三方輔助生殖業務的利潤少則數十萬,多則上百萬,部分第三方輔助生殖中介的年收入高達數千萬甚至上億元,在商家逐利的驅動下,第三方輔助生殖行業亂定價、亂收費的現象層出不窮。


  滋生違法犯罪行為

  由于第三方輔助生殖在我國是不合法的

  ,所以第三方輔助生殖委托人的正當權益無法得到法律的保護,而第三方輔助生殖中介深知一旦發生糾紛,委托人難以訴諸法律途徑,覺得客戶就算受害也是“吃啞巴虧”,所以經常涉嫌欺詐勒索行為,甚至達到肆無忌憚的地步。

  比如,有些中介向委托人展示了“高品質”的捐卵者資料,這些容貌儀態良好、學歷較高的年輕女性,成為中介機構招攬生意的“頭牌”。

  如果委托人選擇這類“高品質”卵子,就需要多付5倍以上的費用。中介在收錢之后,可能并不會真正使用這類卵子,“掛羊頭賣狗肉”的現象不在少數。

  還有中介以流產作為威脅,要求委托人源源不斷地打入孕母的營養費和檢查費,以詐騙的方式來獲利。


  誘發社會不良風氣

  第三方輔助生殖市場的亂象,也加重了“生男生女”的性別選擇。許多家庭尋求第三方輔助生殖,都是為了延續香火,一些中介機構推出包生男孩服務,實際上就是不斷反復地墮胎,直到將男嬰交給委托人為止,不僅加重了社會重男輕女的思想偏見,也危害著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的健康安全。

  此外,第三方輔助生殖逐利的市場亂象也引誘著一些不涉世事的年輕女性,為了快速賺錢,她們向地下第三方輔助生殖中介“捐卵”,說是“捐卵”實際上就是“賣卵”,將身體器官組織明碼標價進行售賣,拿著賣卵賺的“快錢”而食髓知味,賠上了健康甚至是生命。



  為何第三方輔助生殖現狀如此混亂?

  當嬰兒成為一種商品,而子宮成為賺錢的工具,第三方輔助生殖行為在產業化的影響下,陷入了愈發混亂的處境。

  第三方輔助生殖受到龐大的市場需求和瘋狂利潤的刺激,在法律監管的空缺領域中野蠻生長,在這種亂象的背后,有著市場供需、技術條件、法律缺位和逐利心理的影響因素。


  迫切的生育需求,遭遇生育障礙

  第三方輔助生殖現象的泛濫,與國內現存的生育需求密切相關。

  據國家衛健委發布數據顯示,我國不孕不育者數量達到5000萬,近年來育齡夫婦的不孕不育率在12%-15%之間,

  并受到環境污染、生育年齡推遲和生育壓力等影響,不孕人數還在持續增加中。

  在現有的不孕不育者中,有一部分人或患有不適宜懷孕的疾病,或存在子宮發育不良、習慣性流產或已錯過生育年齡的情況,只能通過第三方輔助生殖來解決問題。

  一些渴望延續血脈的失獨家庭,也不惜一擲千金尋求第三方輔助生殖,對于生男孩的愿望愈發迫切,而第三方輔助生殖似乎成了唯一的曙光。

  輔助生殖技術成為雙刃劍在強烈的第三方輔助生殖需求驅動之下,與第三方輔助生殖相關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也日趨成熟,為第三方輔助生殖的實現提供了必要條件,第三方輔助生殖技術的成熟就像一把雙刃劍,如果合理運用就能為人類繁衍謀求福祉,但如果操作失范,也會釀成無盡的禍患。

  目前,運用人類輔助生殖技術,不僅可以順利完成體外受精和胚胎移植,

  讓一個子宮功能良好的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成功懷胎,還可以運用多胎術和減胎術來控制胎兒數量,甚至精準檢測孩子的基因缺陷,

  這也就意味著,在理論上第三方輔助生殖者可以謀求一個“絕對完美”的新生兒,而技術福音似乎也成為第三方輔助生殖機構坐地起價的“資本”。


  現有法律難以監管第三方輔助生殖行業

  在十多年前,我國陸續頒布《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人類精子庫管理辦法》《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范》等法規,

  禁止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實施第三方輔助生殖技術,

  也禁止買賣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

  然而這些法規約束的是醫院和醫生,而商業第三方輔助生殖處于法律法規無明文禁止的狀態。

  在第三方輔助生殖產業的發展過程中,起到主導作用的是數量龐大的第三方輔助生殖中介和提供第三方輔助生殖的女性,而目前

  政府只能處罰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從事第三方輔助生殖的行為,但無權處罰第三方輔助生殖中介和第三方輔助生殖女性,

  因此現有法律法規在處理第三方輔助生殖亂象問題時顯得乏力,這也姑息了第三方輔助生殖行業內部的混亂。


  禍亂的根源,皆為逐利

  第三方輔助生殖滋生的高額利潤,不僅讓第三方輔助生殖中介樂此不疲,也吸引著以賺錢為根本目標的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

  對于她們來說,每個月可以獲得數千元的生活補助,而第三方輔助生殖完成交付孩子后還可以拿到高額報酬,盡管這筆報酬經過第三方輔助生殖中介的層層盤剝后已經大量縮水,但仍是一筆較尋常工作更可觀的數目。

  在湖北潛江的一些村莊里,許多年輕婦女為了15-25萬不等的傭金,紛紛到武漢、上海等大城市去做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甚至家家戶戶都做第三方輔助生殖,提到第三方輔助生殖則表示“農村種田掙不到錢,只有靠第三方輔助生殖來錢多,還來錢快。

  在村民們眼中,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身處于一個打擦邊球的灰色地帶,當地婦女第三方輔助生殖成風,用第三方輔助生殖的錢蓋了新房,換了新車,甚至成為家里最主要的經濟來源。

  然而,盡管帶有強烈的商品交換意味,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血肉,當一個新生命降臨到這個世界,第三方輔助生殖問題的復雜程度也隨之升級。




  第三方輔助生殖面臨的爭議與挑戰有哪些?

  第三方輔助生殖是一個時時刻刻伴有爭議的話題,當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完成生產,將孩子交付給委托家庭并獲得酬勞后,她就不能再與孩子有任何聯系,這種直接而粗暴的商品交易行為,一旦交換對象是一個活生生的性命,就會面臨來自倫理、道德和社會等多重的挑戰。


  第三方輔助生殖嬰兒遭遇的倫理挑戰

  第三方輔助生殖,讓生兒育女成為一種經濟交換行為。廣東省人口發展研究院院長董玉整教授認為,

  第三方輔助生殖的倫理爭議在于“人”變成了“人”的工具。

  第三方輔助生殖所生的孩子或許會遭到社會的歧視,如果在成長過程中出現疾病或行為偏差,也可能遭到虐待及遺棄,這都是更加現實的問題。

  南方日報曾經報道,有位第三方輔助生殖媽媽在廣州生下雙胞胎后,經過親子鑒定結果顯示,孩子與委托第三方輔助生殖的夫妻沒有任何血緣關系,最終這對雙胞胎無人認領,只能留在中介手中,陷入無家可歸的悲慘境地。由于操作過程混亂,重要信息丟失,兩個孩子的真正父母也無從查明。

  從倫理上說,對于第三方輔助生殖產下的孩子,尤其是通過有償借精、借卵生育的孩子,最嚴峻的問題就是血緣關系的錯亂,由此導致了各種婚姻家庭乃至社會糾紛,還有涉及戶籍、財產的法律難題。


  第三方輔助生殖雙方的權益常受侵害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德博拉·斯帕爾認為,在她所接觸過的眾多行業里,第三方輔助生殖是第一個很明顯存在買賣雙方,而且有金錢交易,但是卻沒有人承認他們正在從事商業交易的行業。這個行業的混亂,經常侵犯第三方輔助生殖雙方的權益。

  對于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來說,

  每次做試管第三方輔助生殖都要打七十多天的黃體酮來保胎,

  對于身體健康是一種極大的消耗,而第三方輔助生殖過程操作者的專業水平和手術環境無從保證,經常發生各種醫療事故,有些第三方輔助生殖母親接受多次流產手術以及子宮切除等,導致不能再生育甚至死亡,而中介機構一般賠錢了事,這無異于草菅人命。

  此外,第三方輔助生殖雙方與第三方輔助生殖中介簽署的合同是否具有合法性,也存有爭議。

  合同內容上明顯違反了民法通則,也違反了合同法中對于公序良俗原則的規定,因此屬于無效合同,而一旦契約面臨破裂,第三方輔助生殖被迫中止,也會面臨人財兩空的風險。

 


  如何為合理第三方輔助生殖需求提供一個避風港?

  七年前,江蘇宜興的一對夫婦不幸在一場車禍中離世,他們留下了一枚體外受精胚胎。為了給兩家人“留一個后”,4位失獨老人尋遍各種第三方輔助生殖機構,求律師打官司,終于在第三方輔助生殖合法化的老撾找到了醫院和第三方輔助生殖媽媽。2017年,孩子“甜甜”順利出生。這是目前第三方輔助生殖市場里的真實需求。

  盡管從我國的現狀來看,目前還不具備放開第三方輔助生殖的條件,但

  生育權是人的基本權利,繁衍后代對于個體和家庭而言意義深遠,

  對于一些確實有著生育障礙的夫妻以及失獨家庭,如果提出合理的第三方輔助生殖需求,應該提供輔助生殖技術的支持和制度保障。


  輔助生殖技術的支持

  隨著輔助生殖技術的發展,全國具有資質開展

  試管嬰兒和體外受精-胚胎移植服務

  的醫療機構已經超過450家,這些正規專業的服務機構,可以為不孕夫妻和失獨家庭等人群提供幫助。

  對于無法受孕的情況,可以考慮發展親屬第三方輔助生殖、征集志愿者第三方輔助生殖等非商業第三方輔助生殖的形式,發揮輔助生殖技術中心的合規作用,讓更多有著生育需求的家庭,不必無奈轉向地下第三方輔助生殖黑市。


  提供制度保障

  對于需要尋求商業第三方輔助生殖幫助的家庭,也要提供完善的制度保障,比如制定相關的法律法規,規范第三方輔助生殖雙方簽署協議,完善第三方輔助生殖中介機構管理,建立親權轉移及協議終止制度,以保障第三方輔助生殖雙方和嬰兒的合法權益。

  此外,也可以考慮引入第三方監督機構,對第三方輔助生殖流程進行全面審查和規范,對于第三方輔助生殖中引發的法律等糾紛,及時提供公允的仲裁。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熱點推薦

    微信 QQ好友 QQ空間 新浪微博 豆瓣 更多平臺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久